<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 中國城市報手機端
  • 設為首頁
mobile-logo

教輔APP緣何變了味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吳 姍

0

內容不過關資質難甄別安裝靠強制

教輔APP緣何變了味

打著智能化學習的招牌,內設“小學自拍交友”等娛樂板塊;號稱可免費下載與使用,查門考試成績卻要求家長付費;原本是輔助教學的工具,使用情況卻成教師評職稱硬杠杠……

不正規的教輔工具改頭換面在線上“重出江湖”,值得警惕。日前,教育部印發緊急通知嚴禁商業廣告、商業活動進入中小學校和幼兒園,明確學校要堅決抵制各類利用中小學生的教材、教輔材料等發布或者變相發布廣告等行為。

隨著在線教育的蓬勃發展,各類教育輔導APP紛紛走入中小學校園。然而,部分教輔APP在資質、收費和選訂等方面缺乏監管,變味的應用體驗引發爭議。對此,本報記者展開調查。

學習助手還是娛樂軟件?

“無用且與學習無關的廣告推送越來越多,比如‘3分鐘掙大錢……’”“‘趣味文章’設置在搜作業按鈕下面,經常查著作業就看起文章來”……最近有家長反映,原本功能齊全、體驗良好的學習平臺“作業幫”,加入太多讓人分心的元素。這款由某科技公司研發的解題軟件,遭遇卸載危機。

T1X9WpBvVv1RCvBVdK_副本.jpg

不久前,一名小學生家長吐槽,她的兒子經常要用某英語學習軟件完成作業,可孩子近來總是避開家長躲在自己房間里搗鼓。一檢查,原來該軟件中嵌入了多款游戲。家長憤怒質問:到底是學習軟件還是娛樂軟件?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四十二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今年6月,中國手機在線教育課程用戶規模為1.42億,用戶使用率為18.1%,分別比去年末增長19.6%和2.3%。

但是,質量參差不齊的教輔APP滋生不少問題,不容忽視。程序設計不夠人性化,做題被強制升級到最新版,一耗就是半小時;教學內容跟進不夠快,網絡課堂千篇一律沒特點,習題答案常出錯;摻雜游戲廣告和低俗內容,開設“異地零距離”等交友圈,推送文章公然涉黃……

“優質內容缺乏和商業運營能力不足,是造成亂象的重要原因。有的為激發學習興趣開發益智類游戲,但對學習心理和教學內容研究不足;有的則把學習工具純當作商品,用不正當手段吸引和留存用戶。” 江蘇蘇州某小學教科室副主任張雄鋒向記者表示,這些亂象的一個后果是家長可能對智能化學習產生抵觸心理,阻止孩子接觸新型學習方式。

教育工具還是吸金手游?

近日有媒體曝出,福州一所中學的學生家長對學校推薦使用的“智學網”APP收費模式不滿。據了解,該校高一至高三年級的學生都下載了這款APP,可查閱考試成績、考試報告、題目解析、錯題匯總等內容,但每一項服務都要掏錢,且開通會員套餐才能查看全部科目成績。

記者發現,問題不止一家。打著輔導作業“必備神器”名號的APP“作業盒子”,在收費方面也受到質疑。簽到和學習卡要充值,作業APP內購太多;買了180天英語課,沒用到一個星期課程入口不見了;改錯題要用體力值,體力用完得充會員或買體力卡才能繼續改錯……

說到底,教輔APP是投入研發成本的產品,大多數家長并非不能接受為知識付費,但收費項目需公開且合理。

有業內人士提出,個性化學習由家長根據孩子的實際學習情況自愿購買,未嘗不是一條合理途徑。但總體上,這類軟件必須把握好“教育工具”的核心定位,減少使用成本,提升使用體驗。

這意味著,教輔APP要“吸粉”還是重在內容。人民教育出版社從推出“人教口語”“人數點讀”等APP之初,堅持不摻雜無關內容、不強制安裝,確保學生學習過程的專注度,受到學生好評。

江蘇某小學一位叫李奕燦的學生說,她很喜歡線上學習的方式,因為內容和形式都豐富新穎,成績也提升了。

減負增效還是加壓添擾?

“要不是學校指定,肯定不會用這種軟件。”記者在調查過程中,不止一次聽到家長拒絕的聲音。

有的家長擔憂,學校未經家長同意,將學生試卷及個人信息等提供給開發者,是否存在信息泄露的隱患?有的家長無奈,學校可以結合自身教學推薦APP,但作為布置作業的渠道是否帶有強制色彩?

對此,有專家建議,出于對學生信息安全的考慮,原則上研發機構要將服務器建在教育部門,但有少數機構將服務器建在公司內部,而目前這項工作缺少監管。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教輔類APP如果能通過大數據分析等針對不同學生精準布置個性化作業,相信能得到更多認可,但不應在作業中強制使用。

不只是學生和家長困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師告訴記者,其所在中學引進的教輔APP需教師上傳課程視頻等。因這款APP并不成熟,學生們不樂意采用,而課程上傳情況卻成了教師職稱考評的必要條件。

“要從可持續應用的角度評估APP。學校引進前應做一個預調研,了解各個家庭中學生對手機、平板電腦等使用情況,對APP做3—5年的使用規劃,切不可頻繁更換。”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曹梅建議。

(責任編輯:郭禹辰)

gcz

48小時點擊排行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