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 中國城市報手機端
  • 設為首頁
mobile-logo

“綠浪”來襲 能否治愈室內“呼吸之痛”

來源: 中國城市報 作者: 張阿嬙 邢 燦文 全亞軍圖

0

1540880156510958.jpg

霧霾下,奧林匹克公園內的游客。

1540880215610640.jpg

三名滑輪愛好者堅持在霧霾天戴口罩鍛煉。

“上一天班,感覺腦袋昏沉沉的,吃啥都沒胃口,有幾次還失眠了。” 家住深圳的李女士對記者訴苦,來到公司四個月,換了三次辦公室,空氣質量堪憂。“從東門到福田,再到草埔,其中兩次都是新裝修的辦公室。簡直就是人體空氣凈化器”。

日前,一場“甲醛風波”把長租公寓推到了風口浪尖。然而,相比于個人居所,辦公樓等公共場所的空氣污染問題可能更棘手。

中國城市報記者近日通過采訪發現,不僅是戶外霧霾,室內空氣污染也逐漸成為都市人的“呼吸之痛”。目前,隨著綠色建筑的推廣,更多國際健康標準被“請進來”,這種綠色經濟也開始受到資本追捧。

辦公樓白領心事:“綠蘿只起吸附作用,還會達到飽和”

數據顯示,隨著室內空氣質量愈來愈受關注,人們也漸漸愿意為健康額外買單。全球健康研究所(Global Wellness Institute)2018年發布的報告顯示,47%的消費者愿意花更多的錢以獲得更好的室內空氣質量,北京的購房者為了住在公園附近,愿意多支付高達14%的購房款。

這也隨之帶動了相關產業的發展。

綠色億家的工作人員李工,幾乎每天都會接到來自寫字樓的電話,要求上門檢測空氣質量。

提及市場在售的空氣質量檢測儀,他表示大部分廠家產品測量都不準確,“那些檢測儀對氣溫特別敏感,哈一口氣甲醛值就會快速上升,另外它們對氣味也非常敏感。”他說。

李工同時指出,綠植的凈化能力較為有限,不適用于裝修污染嚴重的室內。“昨天高碑店剛裝修完的一個1500平方米的辦公區就超標了,那些辦公室的綠蘿只起吸附作用,而且還會達到飽和。”李工說。

另外,甲醛濃度和裝修時間的關系并不大。大元室內空氣檢測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甲醛主要是和裝修材料、季節關系緊密,比如在高溫高濕情況進行檢測,檢測合格率甚至不足10%。

關于治理,上述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市場流行的治理手段大部分不太理想,有效的方法就是通風、減少或者更換家居。

記者通過采訪了解到,室內空氣“污染源”中,甲醛殺傷力最強。國際癌癥研究機構此前已將室內污染物甲醛列為I類致癌物,屬于證據強度最高的一類。

多位接受采訪的專家均指出,室內甲醛主要來源于板材和壁紙。而辦公樓等公共空間人員密集,再加上通風不暢、使用中央空調等原因,比普通住宅更容易造成交叉感染。

室內污染治理市場規模達百億元,且快速增長

“呼吸之痛”,也讓“室內環境監測治理”被視作一項蘊藏巨大商機的朝陽產業。

國家統計局數據表明,國內室內污染治理市場規模已達100億元以上,每年正在以30%的速度快速增長。

一種主流治理方法就是后期的凈化處理。但記者了解到,目前的室內空氣凈化手段主要有兩種:一是設備凈化,如空調、凈化器、新風系統等,這些不僅涉及到能耗、濾芯更換,且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另一種是凈化劑,如甲醛消除劑、凈化涂料等,但目前市場不完善,標準缺失,產品優劣難辨。

另一主流治理方法則是在源頭上遏制,發展綠色建筑。如在民用建筑上,各地政府紛紛開始加碼:今年7月20日,廣東省發布通知規定,到2020年全省城鎮民用建筑新建成綠色建筑面積占新建成建筑總面積比例達到60%,其中珠三角地區的比例達到70%;8月12日,陜西省住建廳指出,到2020年全省綠色建筑占比達到50%,其中西安、寶雞、咸陽、楊凌要達到60%,西咸新區要達到70%。

而9月19日,據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長陳剛在2018雄安新區超低能耗建筑國際論壇上透露,未來雄安新區新建民用建筑的綠色建筑達標率將達到100%。

綠色建筑大潮掀起:更多外國標準“走進來”

一方面是綠色建筑如火如荼地開展,另一方面綠色建筑認證方面發生變化,外國標準認證體系開始進入中國。

10月24日,森唯攜手澳大利亞佰韜與美國UL及CfAD在京舉辦了BIAQ(建筑室內空氣質量認證)和Fitwel健康建筑認證簽約儀式。

據悉,這是美國BIAQ和Fitwel兩項全球高標準認證體系首次進入中國大陸。

UL全球商務拓展經理Donald Myer告訴記者,BIAQ是一項綜合性室內空氣質量認證和建筑預防性維護計劃,能有效檢測場所內存在的問題以及污染物來源,憑借自身龐大的與空氣質量相關獨家數據庫,通過收集、分析預測和建模,著重于解決濕氣、霉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異味及其他問題,為當前和潛在的室內空氣質量提供有效的解決措施。

而Fitwel則是一套全球健康認證體系,能夠幫助優化建筑設計和運營。

“健康空間的理念還應該走得更遠,并不止于材料的綠色環保,而是一種體現在室內工作環境或居住環境的方式。” 森唯創始人楊顏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楊顏光指出,這種“健康”不僅包括物理測量值,如溫度、通風換氣效率、噪音、照度和空氣品質等,還需包括主觀性心理因素,如空間布局、環境色調、私密保護、視野景觀等,另外也包括工作滿意度、人際關系等,是一個多元復合概念。

綠色建筑認證成為一種潮流。此前據媒體統計,中國目前已有10927個房地產項目(超10億平方米的建筑)獲得了中國綠色建筑認證。

除了中國綠色建筑評價標準,LEED、WELL等許多國際綠色建筑認證體系也在中國得到了廣泛的應用。

“綠色辦公”租金回報喜人

事實上,除了健康上的回報,綠色建筑也在節能、租金提升方面帶來“正能量”,更多的企業愿意為綠色辦公樓買單。

以上海為例,戴德梁行的報告顯示,截止2018年三季度,上海甲級寫字樓市場的存量達到1090萬平方米。其中,綠色甲級辦公樓面積達到580萬平方米,占總存量的53.2%。

從時間軸來看,從2012年到2018年,上海的綠色甲級寫字樓存量增加了9.1倍。而且,大部分未來供應項目都計劃申請綠色建筑認證。

租金回報也成績喜人。數據顯示,在2018年三季度,獲得綠色建筑認證的甲級寫字樓的平均租金達到了每天每平方米9.8元,比非綠色甲級辦公樓的租金高出11.4%。

此外,世界綠色建筑委員會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綠色建筑的一個關鍵優勢是降低運營成本,特別是在能源成本和總生命周期成本方面。綠色改造項目可以節省13%的運營成本,而新建綠色建筑可以節約15%的運營成本。

綠色金融倒逼綠色居住

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綠色發展也上升至國家戰略。

而通過向綠色項目的發展提供資金支持,綠色金融也愈發成為傳統經濟模式向綠色經濟轉型的催化劑。

據戴德梁行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綠色債券發行國。在2017年,中國共發行了181支綠色債券,發行總額達到了2486億元人民幣(合371億美元)。

2018年綠色債券的發行規模預計達到2500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60%。

“回到中國的房地產市場,隨著類REITS(房地產投資信托)和CMBS(商業房地產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市場的不斷發展,我們預計,在未來,將會有更多中國的綠色地產項目從綠色資產證券化產品中獲益。”戴德梁行董事、中國區金融服務與顧問部主管張晟表示。

“綠色金融在促進綠色資產蓬勃發展的同時,綠色建筑作為綠色資產的一種,不僅得益于綠色金融的發展,也將有力促進相關上下游企業、行業,如土地、能源、材料、建筑加速自身可持續發展,從投資到項目落地形成良性循環。”美國綠色建筑委員會北亞區董事總經理杜日生說。

另外記者注意到,在資本與金融端,綠色信貸的發展可以倒逼“綠色居住”的良性循環。

戴德梁行大中華區租戶研究主管、高級董事Shaun Brodie告訴記者,國外一些金融機構已推出綠色住房抵押貸款產品,包括住房抵押貸款(例如節能住宅抵押貸款和生態住房貸款)、商業建筑貸款(例如建造綠色公寓的貸款)等。

例如,在澳大利亞,如果綠色住房抵押貸款申請者的住房能夠滿足某些環境和能源標準,申請者可以在貸款利率上得到0.15%-1.25%的折扣。這項住房貸款計劃還可以涵蓋對二手房或新建房屋進行小規模的綠色改造。


(責任編輯:李彤彤)

gcz

48小時點擊排行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