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 中國城市報手機端
  • 設為首頁
mobile-logo

火起來的書屋 活起來的村

來源: 中國城市報 作者: 董 昆

0


zgcsb2018102216p11_b.jpg

籬苑書屋外景圖

zgcsb2018102216p10_b.jpg

10月13日晚,籬苑書屋院長潘希與讀書人分享書屋故事。

10月13日,是籬苑書屋本年度對外開放的最后一個周末。一大早,北京市區金融行業從業者婧婧便抵達其慕名已久之地——北京市懷柔交界河村,踩過山間的卵石路,踏過水邊棧道,走向這座用“柴火棍”搭建的建筑。同樣趕在這一天前來的還有西班牙巴斯克電視臺,此前一周,籬苑書屋還接待了新華社(海外)和法新社記者的采訪。

繼2012年因“和諧生態”的建筑特色被媒體廣泛關注后,籬苑書屋再次因“讀書脫貧”成為焦點。建成7年之久的“網紅”籬苑書屋究竟如何一步步改變了一個貧困村?記者近距離觀察。

村里聚集了讀書人 

作為籬苑書屋的志愿者,琪琪周末一有時間,就會前往書屋整理書籍。她表示,“每次來到書屋,附近的村民會和我打招呼,農家院的阿姨也特別照顧我,這種感覺像親人。”

每年,游客小雨會和朋友們來書屋2-3次。通常挑選天氣晴朗的周末出行,周六泡在書屋,周日則爬山放松身體。小雨表示,來籬苑書屋的目的變得越來越簡單,就是為了看看這位老朋友。

記者發現,很多“讀書社團”也會定期組織成員前來,在書屋附近尋一安靜處,相互分享近期所讀書籍,隨后成員可自行瀏覽。某社團組織者對記者表示,這個活動他們已經堅持了4年,逐漸成為該社團的“招牌”活動,吸引了不少讀書愛好者。

在日常與參觀者的接觸中,籬苑書屋院長潘希發現,籬苑書屋的參觀群體發生了悄然變化。建造之初時,很多建筑愛好者前來參觀,并從建筑的角度撰寫論文或者發表看法;而后幾年時間,旅游者成為書屋的主要接待群體,他們隨團或者自駕來此短暫停留,是“到此一游”的狀態;而近年來,真正愛好讀書的客人不斷增多,他們通常會捧讀書本到日落時再離開。

“讀書是一件有聚合力的事情,這些讀書人已將籬苑書屋當成心中的牽掛而多次前來。除了來讀書,他們也主動發起一些公益活動,比如在秋收季節幫村民撿栗子和收核桃,維護書屋閱讀的環境,并且打掃衛生,給讀者營造安靜整潔的環境。交界河村因此成為讀書群體分享和體驗公益的平臺。”潘希表示。

游客消費成為村民一大收入來源

“從書架上隨意抽出一本書,尋一光線良好的位置坐下。讀書是如此簡單的事兒。”婧婧把籬苑書屋比喻成山中靈性之地。抬頭是山中青翠,俯首是跳動文字,這里讓她回歸了閱讀初心。

像婧婧這樣,花費近兩個小時只為感受籬苑書屋魅力的人不在少數。僅可容納40人的書屋門口,經常有近百人在排隊等待。人們通常會選擇在附近住一晚,待第二日再欣賞山中風景。

交界河村口的石家大院和天豐容慶是村里規模最大的農家院,農家菜一天兩頓不重樣,客房打掃得干干凈凈,招待著來自城市里的客人。在籬苑書屋每年對外開放的半年時間里,小院基本天天客滿,并為入住客人提供籬苑書屋的入場券。

沿路的村民會熱情地為游客指路。當地人還在村口支起攤位,售賣村里自產的香梨、板栗、核桃等土特產,一天銷量可達幾十斤。

隨著籬苑書屋參觀人數的增多,村委會還將村里的一塊集體用地開辟為書屋停車場,以規范管理外來車輛,每輛車收取5元的停車費。

來自北京市區的李先生對記者表示,正因為籬苑書屋坐落于此,他才會選擇就近留宿。游客從農家院步行抵達書屋,可體驗沿路風景,兩天游玩離開時,還能購買些當地土特產。

作為一座廣受關注的圖書館,籬苑書屋曾在2012年上榜“全球18家最美的‘天堂’”,是由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李曉東設計的農村文化教育設施公益項目。因“就地取材”和“融入自然”的設計理念聞名海內外,該書屋每年吸引了上萬人來此參觀,游客消費成為當地農民改善生活的一大收入來源。

年輕一代是村子的希望

籬苑書屋所在的交界河村有108戶共計230口人。村民的收入較為單一,祖祖輩輩靠山吃山,收入來源僅為每年秋季出售板栗和核桃所得。

而籬苑書屋的建造屬于私人慈善機構和私人的定向捐贈,正是希望依靠農村教育和帶動當地旅游,以此改善農民的生活水平。

記者發現,村里多是老年人,青壯年和孩童大都在城里工作和生活,僅周末回來探望暫居。更有些村民舉家遷出,留下了空空的院子。

該村的年輕勞動力大量外流,年輕人不愿也無法參與到農村脫貧工作中。

隨著籬苑書屋的發展,村里的年輕人慢慢增多。籬苑書屋停車場的管理員也經歷了更新換代,老人的兒子接替了父輩的“小產業”。“年輕人回來做事情,會改變我們這代人的老舊思維模式,為村子注入活力。村子的未來屬于這些年輕人。”老人向記者表示。

籬苑書院對外開放時,當地村民的孩子也會來此讀書。“籬苑書屋建成時,村里有一個孩子才1歲,現在他已經8歲了。我問他,等我老了你也長大了,你愿意來書屋讀書或者管理書屋嗎?他說愿意。”

潘希表示,這個男孩與書屋一起成長,他們這一代是村子的希望。

《 中國城市報 》( 2018年10月22日   第 16 版)

(責任編輯:李彤彤)

gcz

48小時點擊排行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