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 中國城市報手機端
  • 設為首頁
mobile-logo

大慶,除了油你還有什么?

來源: 《觀城者》微信客戶端 作者: 王詩文

0

640.gif

水闊山高之間,松花江從長白山天池發源,北下的路上咆哮奔騰、橫沖直撞,只有在經過大慶時,才顯露出難得的和藹與溫柔,把大慶腹地的平原,哺育成著名的油城,在狂野的東北大地上,留下一座河網交織的百湖之城,它,就是大慶。

上蒼大概早有決意,要把大慶扮成一位富有的少女,給了它百湖,同時也給它無盡的石油礦產:東與綏化為鄰,南與吉林省隔松花江相望,西部、北部與齊齊哈爾市接壤。這樣一來,這座叫大慶的城市,既有了福祿綏之的歲月安好,又有了松嫩平原帶來的婉約之氣,而這令人著迷的貴女不僅僅有讓人癡迷的富有和才情,更有讓人上癮的絢麗彩衣。

有一抹金色,專屬于大慶。這抹金,是富庶的金,是純粹的金,更是無畏的金。在大慶百里湖畔,隨風行走千里,百里都是這抹暈染開來的金。黃土熱地為畫布,金澄澄的油便是一面鏡子,鐵人王進喜的激情和無畏全部赤裸裸地映在這鏡中。油田在土里,大慶人的精神在油里。油田之外是水天一色的藍,藍天白云,清水藍田才是讓人稱絕的大慶。

除了油田,大慶最值得說的便是湖。大慶的湖比起湖來更像是海,是一片高原之上的海。它不似尋常的海喧囂,它沉默。沉默地看周邊風起云落,沉默地包納數千年的文明更迭。從6500年前小拉哈人于荒原之上點亮了文明的火種,到商代末期至西周中期中國北方民族在此地發祥,更有清初便延續至今的站人文化。百里湖畔邊牧童的縱馬放鷹,蒙古牧民搖動的旗幟,都被寫在這一片凈澈的藍上,隨著油田,隨著湖水,安眠千年。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在天涯。馬致遠寫盡一個蒼涼的古道,而在大慶的湖畔卻是:遠山油田湖泊,飛鳥牧馬人家。悠然放曠不思天涯。云不知歸處,只是慢隨風動。飛鳥不忘來路,年年都會飛還。遠處總有牧馬人家,能見傍晚炊煙。

夏季的大慶,最是多情。百湖映襯下,恰如江南。大片的刺桐花肆意翻涌,如同南方的漫漫花海。藍色的湖水旁,鑲滿大片的紅暈,這,是獨屬于大慶的絢麗。

大慶有天下人,而大慶人也走遍天下。大慶數千年間,五湖四海的人在一次次移民中,跋山涉水、輾轉千里而來,他們或為學習、或為經商,為大慶帶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風俗、不同的食物、不同的口音……還好大慶平原足夠廣闊,還好大慶這座城市足夠包容,遠道而來的一切,他們在這里相互磨合、相互融匯,而大慶也成為了影響東北省GDP總值最關鍵的城市。人們在大慶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大慶也用一種堅韌的方式生根發芽,天時、地利、人和共同成就了現在的大慶。

大慶人認為,大慶是一個纏綿著大慶情意的地方。誠然一個人漂泊異鄉,總會在變幻的季節中愈發思念家鄉,在這個炊煙裊裊的季節身在外鄉的大慶人是否會想起家鄉的絢麗顏色,金色、藍色、紅色編織成最美麗的晚霞。

(責任編輯:王詩文)

gcz

48小時點擊排行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