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 中國城市報手機端
  • 設為首頁
mobile-logo

黑龍江湖北產糧大縣調查:今年農民減產不減收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柯仲甲 范昊天

0

核心閱讀

農業筋骨更強健,抵御風險的能力提升,農民減產不減收 

多措并舉降成本,技術創新做減法,結構調整做加法 

深挖農業多種功能,促進產業融合,尋找利潤新增長點

據農業農村部農情調度,目前秋糧主產區豐收已成定局,預計今年全年糧食產量又將突破1.2萬億斤,廣大農民又迎來豐收年。今年一些地方遭遇洪澇災害,莊稼受到什么影響?農資價格看漲,農民收入如何?本報記者分別深入黑龍江和湖北產糧大縣,在田間地頭和農民話豐收,算細賬。

收成咋樣?

農業基本告別看天吃飯,農民減產不減收

秋風輕拂,稻浪翻滾。在湖北武漢市黃陂區六指街道港灣村,一壟壟金黃的水稻長勢喜人,即將進入收割時節。

“夏伏天里遭遇了長時間高溫熱害,中稻平均減產20%。多虧買了保險,能挽回部分損失。晚稻長得不錯,預計有個好收成。”永旺農產品專業合作社理事長胡丹說。

為水稻操碎心的,還有黑龍江海林市新安朝鮮族鎮永樂村村民張強。今年7月,黑龍江部分地區遭遇強降雨。張強種了900畝水稻,“洪澇和高溫并存,對水稻影響不小,一畝地約減產100多斤。若不是及時補救,減產可能更厲害。” 截至目前,海林市90.4%的水稻、21.5%的玉米已經收割。

“農田水利日益完善,農業技術不斷進步,大幅提升抵御自然災害能力,我國農業生產基本告別了看天吃飯狀況,為糧食豐收奠定堅實的保障。”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資源與農業區劃研究所研究員李茂松介紹。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早稻產量為2859萬噸,比2017年減產128萬噸,下降4.3%。早稻播種面積減少有自然災害影響,也是農民主動調整種植結構的結果。據介紹,我國糧食生產仍將繼續保持平穩健康發展,糧食生產的基本面總體良好。

采訪中發現,盡管一些地區糧食一定程度減產,但農民收益并未受太大影響。

張強增收的秘密在蟹稻共作。近些年新安鎮發展稻蟹共生,一塊田兩份收入。張強說:“今年我種了100畝蟹稻,一斤能比普通水稻多賣1元多,螃蟹上市每斤能賣100元左右,附近一些村鎮都來取經學習。”

胡丹同樣采取稻油連作、稻鴨共生等模式,發展生態農業,提升稻米附加值。“以稻鴨共生為例,鴨子覓食嬉戲,可為水稻田除草、控蟲、松土,基本上不用化肥農藥。中稻畝產提升到1400斤左右,有機稻米價格高達每斤6元,每畝純收入有3000多元,比普通稻米賺錢多了。”

武漢市農委數據顯示,種植結構在優化,水稻種植面積220.7萬畝,與去年基本持平,其中再生稻種植面積12萬畝,較去年增加1萬畝;稻蝦、稻魚共生面積達到12萬畝,較去年增加近2萬畝。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鄭風田說,減產不減收,說明農業產業的筋骨更強健了,抵御風險的能力提升。一方面,各地政府部門提供各項補貼,推廣農業保險,為農業生產、農民增收兜好底;另一方面,一批新型經營主體涌現,立足資源稟賦,調整種植結構,深挖特色,既有優質大田作物,又有小而精的特色產品,滿足市場多元需求。

成本咋降?

大田引進新技術,社會化服務降成本

近些年,農資價格看漲,種地成本居高,農業生產如何降成本?

“成本‘地板’和價格‘天花板’擠壓,一畝普通稻米刨去人工、機械、種子、農藥化肥等費用,純收入只有300多元,按老辦法種地肯定是不行的。”胡丹說。

張強從兜里掏出了一個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記著各項支出:一公頃水稻田秋翻地700元、整地600元、化肥1500元、農藥1500元、人工1400元、土地流轉費用11000元……

“粗粗一算,每公頃成本要20850元。而且成本每年都在漲,不找新路,很難增收。”張強坦言。

除了大田作物,一些從事特色經濟作物的新型經營主體,也在降成本上遇到新煩惱。

武漢市東西湖區辛安渡農場友吉名優農產品專業合作社主打“藥食兩用”概念,流轉1100畝土地,種植瓜蔞、紫玉淮山等特色中草藥。合作社理事長范海燕介紹,中草藥田間管理繁瑣,農忙期間需要雇用大量勞動力,人工成本較高。忙的時候,合作社得雇150人以上,每人每天的費用在100—120元。

海林市海林鎮模范村的村民謝建偉,有213棟猴頭菇大棚。“近些年,猴頭菇價格有波動,但整體呈上漲趨勢。去年一斤鮮猴頭菇的價格在40元左右,今年價格預計達42元左右。”

“年年增收壓力不小。” 謝建偉說,材料、前期培育和人工等費用加起來,一斤猴頭菇成本在20—22元,另外合作社每年要支付約40萬元的土地流轉費用,算下來利潤很薄。

農業成本高企,農民咋應對?鄭風田介紹,農資農機、勞動力和土地等是降成本的著力點。通過科技創新,降低農業投入品的使用量,比如測土配方施肥可降低肥料用量。大力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通過專業化、規模化的服務,降低田間管理的成本。政府加強土地流轉規范管理,防止土地流轉價格過高。

“農業是投資大、見效慢的產業,生產成本是難以避免的,不僅要做減法,更要做加法,增加農業經營者的獲得感,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干事創業環境,更精準的幫扶措施。”鄭風田說。

據介紹,武漢市創新推出“惠農貸”“涉農保證保險貸款”等產品,為進入武漢市農業新型經營主體目錄的經營者提供服務。今年胡丹獲得了480多萬元貸款,緩解了資金周轉難題。

后勁哪來?

促進產業融合,讓農業成為有競爭力的產業

10多年前,學習財會專業的胡丹放棄城市穩定的工作,決定回鄉種地,遭到親朋好友的質疑:“種地累死累活賺不了錢,為啥要回來?”

胡丹有自己的想法:“種地不僅僅要付出汗水,更要注入現代理念、管理和技術,農業是一片藍海,要大膽探索,更要埋頭深耕。”她發展稻米規模化種植,開辦加工廠,目前流轉土地2萬多畝,年加工、銷售糧食7萬多噸,帶動了218戶農民,成為遠近聞名的稻米種植能手。

“持續增收根本動力來源于有競爭力的農業。”鄭風田說,培育一批有實力的新型經營主體,延伸產業鏈條,深挖農業多種功能,促進產業融合,尋找利潤新增長點。特別要和普通農戶建立緊密利益聯結機制,抱團闖市場。

謝建偉的猴頭菇合作社展示廳的貨架上,擺放著琳瑯滿目的精深加工品。“合作社引進加工設備,生產掛面、養胃粉等產品,目前精深加工產品比重占30%以上。”

胡丹正謀劃向第三產業進軍。港灣村毗鄰國家5A級風景區黃陂木蘭山,人氣火爆。胡丹的合作社已建成萬畝油茶花、黃金稻觀光景點。“花海、稻田和諧融入風景區,游客來此可采可吃可玩,合作社吃上旅游飯。”胡丹說。

武漢市鼓勵發展鄉村旅游、共享農莊,實施“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工程,截至9月中旬,共吸納社會資金超200億元,農村閑置農房租金收入達1.71億元。

在生產端上做文章,更要在銷售端上下力氣。線上線下結合,拓寬農產品銷售渠道,實現產業可持續發展。

新安鎮黨委書記范全洲介紹,鎮里共發展水稻6萬多畝,特色水稻5000畝左右。為了讓好水稻賣上好身價,鎮里積極尋求知名廠家,建立穩定合作關系。

范海燕介紹,瓜蔞加工而成的瓜子是頗受歡迎的休閑食品,合作社通過自營店和網絡平臺,讓產品走上更多居民餐桌,一畝瓜蔞利潤可過萬元,預計今年合作社凈利潤比去年要高60萬元,農戶人均增收3000元。

“農民富裕是鄉村振興的內在要求。經營性收入仍是農民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讓農民持續增收,需要持續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農業全產業鏈提質升級,增品質、創品牌,提升農業效益,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鄭風田說。

(原標題:黑龍江、湖北糧食主產區調結構降成本,秋糧豐收成定局 田間地頭細算增收賬)

(責任編輯:王詩文)

gcz

48小時點擊排行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
<object id="aqwwc"><tt id="aqwwc"></tt></object><rt id="aqwwc"><wbr id="aqwwc"></wbr></rt>
<sup id="aqwwc"><tr id="aqwwc"></tr></sup> <acronym id="aqwwc"></acronym>
<acronym id="aqwwc"></acronym>
<menu id="aqwwc"></menu>